当前位置: 主页 > 12博手机版 >

陈丹青:请媒体人善待公器

来自:原创| 发布时间:2020-07-07 03:15 | 作者:admin

  【十二封信回信】编者按:1月4日,本报《2007年文化回眸》特刊邀请张映光给去年的热点文化人物陈丹青写了一封信《您这架老炮还能挺多久》,近日,陈丹青写来了回信。

  《新京报》编辑先生大鉴:

  贵报特刊张先生致我的公开信,上周读见了。赐报的记者电话中说:“陈老师有胸襟,不会见怪的。”待我读罢,发现自己并没“胸襟”,颇“见怪”——我猜这是贵报预期的效果吧——但也就放一边。今天记者催复信,说是好几位已经复了。看来此番不回应,本人更显得没“胸襟”:贵报这一招真高明。

  念及张先生自称此信是“命题作文”,则命题与签发者应是诸位,索性直接写给你们吧。

  《您这架老炮还能挺多久?》看标题,来意就不善:是的,本人见老了,但这顶帽子不领受。三年前于大学教育发点脾气,被呼之曰“愤青”,今改称“老炮”,莫非还没调戏够吗?且听寻衅的口气多么昂然:“还能挺多久”——转脸朝权势那边照样撩一句,敢不敢呢?

  我批评,我书写,是在表达。表达,无所谓“挺”,要说“挺”,是承媒体抬举,我一人在家写写,何“挺”之有。现在张先生描一幅“老炮” 犹“挺”的姿态,仿佛夸我好汉似的,其实是在“陈老师”面前充好汉——自我回国,嘲讽笑骂不曾断,前几天也还收到网络一篇长文,就我在《南方周末》谈美术现状的文章,痛骂我是拿了美国护照的“帝国主义走狗”……难道我不能嘲讽?不能骂?非也,谁有兴致,尽管骂,但诸位明鉴:暗夜留言的博客生人,为文痛斥的各路写家,与张先生身份不一样:他是职业记者,记者发文,占据公器,与圈外的言路不是一回事,而记者下笔理应有根据、敢负责、懂约束。此信一不负责,二没根据,三不知约束,通篇语气卑怯而谵妄,不坦荡,所以我回信的这点小面子,不想送给张先生。

  信的前半部分绕来绕去,摸几把,夸两句,这套把戏见多了。若就我那些观点要来辩,再好不过,可张先生只嫌我近年絮叨、新书没劲,这类碎话,多有年轻学子爽爽气气当面对我说——读下去,张先生这才露了牙:提及本人画作拍高价,引我一句“这些都是有钱人玩的把戏。”然后写道:“我若是那有钱人,一定会对好事的媒体说,这些都是陈丹青的把戏,因为4年前,在他尚不像现在这样聒噪的时候,他的这幅画只拍了187万元。”

  我的什么把戏?根据在哪里?此话意指我近年借媒体扩张知名度,意在赚大钱,与外界的揣测议论同一逻辑,只换了说法:即本人“还没像现在这么聒噪时”,画价其实很低——口气好大呀:当年“只卖了”187万元,这数目,若是贪赃的款,不够枪毙,也判个几十年吧!

上一篇:莫言作品在俄罗斯的翻译与接受
下一篇:没有了